榭海蓝

坐标上海,交大读书。

爱好广而不精。

逃逸,海风飞过寒冷
绯红的日落,黑色的断树
陡峭的英格兰鸟语悬崖;直到老
越过沙滩纠结着,我们睡。

什么叫糖里掺着玻璃渣……

那天夜里我看见了“永恒”,
像是一个纯洁无端的大光环,
它是那样地光辉又寂静;
在它的下面“时间”就分为时辰和岁月,
并被一些天体追赶者,
像是庞大的幽灵在移动;全世界和世上的一切,
就都在其中被抛掉。

当一个人有智慧的人表现出来一种在我们看来显然是荒谬的观点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努力去证明这种观点多少总是真的,而是应该去理解它何以竟会看起来似乎是真的。

摘抄 | 李碧华《青蛇》

-看他的痛苦表情,一定联想到一个平凡资淑的妇人,脂粉不施,不苟言笑,把热腾腾的场吹凉,送到他跟前,侍候着。孩子爬在脚下,一个两个三个,丈夫不悦,妻子一把抱去,又打又骂,哇哇的哭声,惊破黄昏的霞彩。
他叹息一声。又一生了。


-对于世情,我太明白——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

摘抄 | 李碧华《胭脂扣》

-“那你洗尽铅华,同他相宿相栖去?”
“没有。”
“二人难道不肯挨穷?”
“不是不肯,是不敢。”
三人默然。多么一针见血。挨穷不难,只要肯。但你敢不敢?二人形容枯槁,三餐不继,相对泣血,终于贫贱夫妻百事哀,脾气日坏,身体日差,变成怨偶。一点点意见便闹得鸡犬不宁,各以毒辣言语去伤害对方的自尊。于是大家在后悔:我为什么为你而放弃锦衣玉食娇妻爱子?我又为什么为你而虚耗芳华谢绝一切恩客?
当你明知事情会演变至此时,你就不敢。

-我们都不懂得爱情。有时,世人且以为这是一种“风俗”。

-彩凤随鸦,彩凤不是彩凤。但鸦真是鸦。
楚馆秦楼,莺梭织柳,不过是飘渺绮梦。只落得信誓荒唐,存殁参商。
前无去路,后有...

读书 | 柏拉图《会饮》的人物观点整理(参照刘小枫译本)

斐德诺(Phaedrus):

1. eros是最神奇、最年长的神,没有父母。

2. eros是最美好的事物的起因,代表羞愧与勇气,激发好的品德。


泡赛尼阿斯(Pausanias):

1. eros不只一个。

2. 没有阿佛洛狄忒(Aphrodite),就没有eros。(没有性就没有爱欲?)

3. 就像阿佛洛狄特,eros也有两个——“属天的”和“属民的”。

4. 所有行为就其本身来说,并没有美丑可言。美不美,惟有如何行事的方式才显得出来。eros也是这样。只有“属天的”eros才是美的。(忠贞不移的爱、灵魂的爱)


厄里克希马库斯(Eryximachus...


-苏利·普吕多姆《孤独与沉思》之沉思

-胡小跃 译

© 榭海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