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几

公众号:yinjike0331
豆瓣id:97516885
weibo:@第三只耳朵__

摘抄 | 李碧华《胭脂扣》

-“那你洗尽铅华,同他相宿相栖去?”
“没有。”
“二人难道不肯挨穷?”
“不是不肯,是不敢。”
三人默然。多么一针见血。挨穷不难,只要肯。但你敢不敢?二人形容枯槁,三餐不继,相对泣血,终于贫贱夫妻百事哀,脾气日坏,身体日差,变成怨偶。一点点意见便闹得鸡犬不宁,各以毒辣言语去伤害对方的自尊。于是大家在后悔:我为什么为你而放弃锦衣玉食娇妻爱子?我又为什么为你而虚耗芳华谢绝一切恩客?
当你明知事情会演变至此时,你就不敢。


-我们都不懂得爱情。有时,世人且以为这是一种“风俗”。


-彩凤随鸦,彩凤不是彩凤。但鸦真是鸦。
楚馆秦楼,莺梭织柳,不过是飘渺绮梦。只落得信誓荒唐,存殁参商。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真是,如何过得一生?



-难道本世纪没有单纯的恋慕,生死相许?难道爱情游戏中间必得有争战谋略,人喊马嘶之局面?

也许我遇不到。

也许我遇不到。



-若有所待便是人生,若有所憾也是人生。



-男人一生中,总是遇到不少要他听话的女人,稍微地听话,令男人更加男人。女人一生中,总是希望男人都听她的话,好像没这方面的成就,便枉为女人了。什么是“话”?什么叫“听”?归根究底,没有爱,一切都是空言。没有爱,只成了鸣的锣响的钹。



-这便是人生:即便使出浑身解数,结果也由天定。有些人还未下台,已经累垮了;有些人巴望闭幕,无端拥有过分的余地。

这便是爱情:大概一千万人之中,才有一双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只化为蛾、蟑螂、蚊蚋、苍蝇、金龟子——就是化不成蝶。并无想象中之美丽。



-我宁愿做一个青春的鬼,好过苍老的人。

评论
热度 ( 8 )

© 隐几 | Powered by LOFTER